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康巴女土司

甘孜日報    2021年10月01日

◎牟子

淡淡的晨霧在折多河峽谷中輕輕飄散,康定像一位羞答答的姑娘撩開薄薄的面紗,燦爛的太陽從郭達山頂冉冉升起,依山傍水的城墻如臥龍蜿蜒盤旋,緊緊護衛著這古老的城市??刀ǖ某菈ㄓ谇逵赫?年,依山臨水繞城而筑,長約七里左右,分別在東南北三條河口處建有城門三道,東邊的叫紫氣門,北面的叫拱辰門,南邊的南極門,城樓巍峨壯觀,民國初年陳遐齡任川邊鎮守使時重建東關城樓。東關城樓雄偉聳峙,飛檐高啄。城門上掛著陳遐齡親筆手書的‘康定門’金字木匾,城樓兩邊掛著后任川邊鎮守使殷承獻手書的長一丈二寬三尺的木板對聯:“天眷西顧、紫氣東來”,八個字直徑寬二尺余??刀ㄟ@城市太古老,它像康藏高原一樣具有傳奇色彩。

迎接考試院長的各界人士像兩條長龍排在東關城外。童子軍儀仗隊、宗教僧侶儀仗隊、二十四軍儀仗隊排在最前面。就連二十四軍的雙槍部隊在這一天也一大早便過足了煙癮,軍官們還事先給下屬打了招呼,讓煙癮大的身上一定要帶上幾顆熟煙泡,怕時間一久兄弟伙們煙癮發了吃不住。

各色裝扮的軍政要人和土司頭人們齊集在東關城樓下。作為二十四軍軍長,西康省府主席劉文輝,早已去了西昌,把這紛繁復雜的應酬大事丟給了自已的心腹秘書長張為炯。當然,劉離去的原因也不僅僅是因為怕麻煩,更重要的是他與國民政府之間的微妙關系。

時光一刻一刻過去,人們焦急地等待著,突然,一騎飛馳而來,身著軍裝的騎手手里握著小紅旗。大家立即振作起來,有人說:“來了,來了?!?/p>

人群騷動,紛紛夾成火巷,站在后面的伸著脖子、尖著腳,引脛翹首,唯恐看不見,都想看一看這位中華民國的大官是一個什么樣子。過了許久仍無動靜。一會兒又是一騎飛馳而來,省府和二十四軍的頭目們趕緊迎了上去。

執紅旗的傳今兵報告說:“院長行轅中午一點準時進入康定城?!贝蠹乙豢磿r間,十二點才過五分,又松了氣,從早晨十點到此時兩個小時已過,有的人肚內已咕咕叫了起來,高原的太陽照射著他們難耐的臉色,一個個顯得筋疲力盡,開始情緒松懈。這時賣涼粉的、賣鍋魁的、賣糌粑奶渣的、賣雜糖點心的也趁機上來做生意,一時間許多人圍了上去,秩序顯得混亂起來,看看到了十二半點,代主席張為炯立即讓秘書傳下話去,說院長行轅馬上就到,大家一定要尊守秩序,振作精神,要讓戴院長看看西康軍民的精神面貌。于是康定城防司令王玉剛親自出馬整頓秩序,大家一個個又重新回到自己的隊例耐心等待。

按照日程安排,院長行轅應在六月八日十二點準時進入康定城。昨天行轅是在距離康定不到十里的地方安營扎寨的。這么龐大的人馬是決不能松松垮垮進入康定的,院長行轅就要有一個院長行轅的樣子,戴季陶是一絲不茍的人。昨天下午,行轅根據安排在折多河畔的一個小村寨邊安營扎寨,找了一個依山傍水的草坪把帳篷扯了起來,壩子太小,方陣是擺不成了,只好依勢擺了一個半圓的彎月形,行轅秘書長許崇浩面有難色的說:“這地形也太不成樣子了?!?/p>

戴季陶淡淡一笑說:“沒關系,方陣也是可以變的嘛,諸葛亮的九宮八掛陣不是變幻無窮嗎?這叫因時順勢。儀仗隊是不能起舞了,列隊唱一唱《滿江紅》和《大風歌》也是滿有氣勢的,關鍵是精神?!?/p>

原來在重慶出發前,戴季陶便請了著名作曲家王云階教會儀仗隊唱他新譜的岳飛的《滿江紅》和劉邦的《大風歌》,并且儀仗隊要邊唱邊揮劍起舞。

早晨,戴季陶對許崇浩說:“到達康定的時間要恰到好處?!?/p>

行轅秘書長許崇浩對載季陶的意思心領神會?;卣f:“院長放心,這事我已安排,昨天還同向參贊交換了意見,當然不能太早到達,太早則火候不到,太晚則會讓迎接的人精力渙散……”

“好了,”戴季陶輕輕一揮手止住了許崇浩的話,他不喜歡人家把話講得太清楚,什么事總是含蓄一點好,不可一覽無余“你看著辦吧,有一件事還得再強調一下,邊民悍勇,偎威而不懷德,此次入康,我一再強調行轅威儀不可忽視啊?!贝骷咎照f。

許崇浩頻頻點頭,他知道,在戴不喜歡多講的時候,自已就得把緊嘴巴這道關口。

首先第一件事就是讓兩百多抬轎子和抬滑桿的過足煙癮,西康一帶稱抬轎子的和抬滑桿的叫“云抬師”,何謂“云抬師”?就是說這些人都是躺在煙榻上吞云吐霧的癮君子,對于這些“云抬師”,許崇浩和行轅衛隊長都要一一過問,弄得“云抬師”們受寵若驚。

記得剛出雅安,行轅人等棄車登轎,行至一個叫住八步巖的地方休息時,“云抬師”們放下橋子和滑桿便一下子全倒了下去,該上路了“云抬師”們卻一動不動,像爛醉如泥的酒鬼一樣。

行轅衛隊長韓樹聲怒氣沖沖地吆喝:“起來,起來!全都給我起來?!?/p>

“起來作啥?”云抬師們躺在地上,懶洋洋地說:“我們起不來了?!?/p>

“抬轎子!”韓樹聲瞪眼怒吼“為啥起不來?”

“抬轎子?我現在都要人抬了,還抬啥轎子?”云抬師”們全成了堆在地上的一堆肉,連動也不想動一下。

韓樹聲帶兵多年,向來是今行禁止,怎么看得慣抬滑桿的下九流對自已如此輕漫,他走上前,朝那抬轎子的屁股上狠狠踢了兩腳,那轎夫在地上瘟豬一樣叫了兩聲,挨了打也不動,只是在地上哼哼哈哈叫個不停,韓樹聲仔細一看,一滴滴的汗珠從他額頭上滲了出來,鼻涕口水懸絲樣朝下淌。

韓樹聲覺得奇怪,剛才在路上抬著人還行走如風,怎么一下子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莫非都在一時之間得了什么重病急癥,如果這一群抬滑桿的要都得了重病可怎么得了?許崇浩在一旁看了心想,莫不是煙癮發了,韓樹聲不知就理,打壞了人誰來抬?他擋住了韓樹聲,上前問明究竟,才知轎夫們確是煙癮發了。這些轎夫們飯可以不吃,可一天早中晚三臺煙卻不可以不抽?!霸铺煛眰兊膭湃菑哪菬煻纷永锩嫖鰜淼?。

韓樹聲原本是委員長侍從室副官,長期生活軍界,對于“煙灰”的事有所耳聞,卻不曾真的見過,聽這樣一說倒沒有了辦法。

還是許崇浩說:“這八步巖不是有幾戶人家嗎?到村里去找煙館,讓他們過癮吧?!?/p>

轎夫們卻說:“前幾天,煙館都讓省里下令取消了?!?/p>

許崇浩微微一哂說:“我不相信這里的煙毒就禁絕得這樣徹底?!?/p>

轎夫們說:“西康從不禁煙,這路上歷來煙館常開,八步巖也有三四家煙館,這一次戴院長入康,三天前,省府才派人封了這一路的煙館,說是誰開煙館,讓院長行轅看見就脫不了干系,因此一路上所有煙館都全關閉了?!?/p>

許崇浩聽了心里暗自嘆息,看著這群煙灰,要振興國民的意志談何容易。無可奈何,只好對韓樹聲說:“不要讓戴院長知道,讓所有煙館通通打開吧”韓樹聲立即派人找來當地保正,通知八步巖的煙館老板,要他們把所有煙館通通打開。

保長卻說:“省府命今,誰敢違抗?你們一走,我們脫不了手?!?/p>

“我代表院長行轅命令你們把煙館打開?!?/p>

保長說:“那就請長官寫一張條子吧,將來我們才好交賬?!?/p>

“胡扯!”韓樹聲一揮手對身邊的憲兵說:“叫他們傳鑼通知,所有煙館打開。違者罰大洋五十塊,看還有誰敢不從命?”

兩個憲兵挾持著保長沿街敲鑼呼喊:“長官命令,所有煙館通通打開,違者罰大洋五十塊?!?/p>

煙館倒是打開了,可這八步巖,顧名思義,乃是一個小地方,三四家煙館怎容納得下這一伙一兩百如饑似渴的煙灰們?幾間破瓦房,差點讓他們擠垮,為了爭奪煙槍竟然抓扯撕打,沒辦法,許崇浩只好指定二十四軍派來的一個負責擔任保衛的連去維持秩序,讓他們排隊吸煙,由于人太多,前面的吸過了后面的吸,后面的吸過了前面的癮又發了,那一夜便在八步巖的幾家煙館里鬧了一個通宵??催@陣仗,許崇浩發話給總務處,買一千兩鴉片帶上,并配備熬制的工具和吸煙家什,以備不測。


  • 上一篇:璇璣圖
  • 下一篇:女兒谷:1937

  • 本文地址: http://www.xincwj.com/html/wh/kcwh/75204.html
  • 午夜男女真人做爽爽爽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