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那些關于路的記憶

甘孜日報    2021年09月03日

國道318線.jpg

國道318線毛埡壩段。

理亞路.JPG

理亞路海子山地質公園景觀。

◎賀淑明

改革開放的1978年,我已經有十多歲了。模糊的記憶中,318國道川藏線從家鄉瀘定的小鎮穿過,那時的公路是低級的土路,車輛很少,可行駛時的灰塵讓人紛紛躲避,掩面遮鼻。晴天,每家每戶都會在各自門前的公路上灑水,降低揚塵,那時候灑水的頻率成為了評價一戶人家勤快與否的標準。雨天,公路被雨浸泡,泥濘難行,沾土總是讓鞋子變得厚重,一回家里到處是粘土;車輛通過總是濺起泥漿,糊在每家每戶門上,十分討厭。那時,對養護工作還不太了解,只感覺有一群人早出晚歸的走在長路上忙碌著,用粘土鋪筑路面,修補坑凼,開挖邊溝,十分辛苦。印象深刻的是,一到雨季,發生泥石流、坍方,道路受阻,全靠人工搶險,他們更是天還沒亮就出發,天黑才回家,一個個身上糊滿泥漿,疲憊不堪,經常一干就是十幾天。我的家離養護站(那時稱道班)不遠,每到星期天早晨,就會傳來叮叮當當的打鐵聲,好奇的我們就會翻身起床,簇擁在打鐵爐旁,看著火紅的爐膛里,紅燙的鐵鎬在清脆的敲打聲中由禿變尖,對養路工人充滿崇敬。偶爾,頑皮的我們得到拉扯風箱的機會,稚嫩的臉上總會洋漾出宛若中獎般的自得和驕傲。

八十年代初期,穿越家鄉小鎮的那段公路在大家的翹首期盼中進行了瀝青路面改造。小鎮終于告別了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苦惱,走在黑色的瀝青路面上神清氣爽,家家戶戶再也不會在汽車駛過的時候掩面遮鼻,關門閉戶了。有了裝載機、東風運輸自卸車,養護站還配上了手推車,減輕了搶修坍方、泥石流時的勞動強度。打鐵爐生火的時候漸漸稀少,因為鐵鎬只有在開挖水溝時才使用了,叮叮當當的打鐵聲也漸行漸遠。

1986年,我成為了一名養路工人,在高原之城的理塘毛埡大草原開始了公路養護工作。因為家離養護站不遠,小時候就對養護工作有一定了解??墒?,被分局(那時稱養路段)派車送到養護站時,心中還是一片茫然沉重。佇立在寬曠的草原上,蜿蜒的長路猶如一條長龍緩緩向遠方伸展,消失在天際,矮小的道工房在曠野中更顯孤獨、凄涼?!澳钐斓刂朴?,獨蒼然而涕下”的心境讓我瞬間淚浸眼眶。班里有9個職工,我最年輕,其余的都是可以當父輩的人了,對我也很關照,安排了一位快要退休的師傅帶我。剛去時是冬季,除去探親休假回內地的,還剩下一半人,每天堅持步行到管養路段的交界處(來回10公里)查看道路通行情況——有無暗冰、有無障礙物影響安全、有無道路沉陷危及行車。盡管車輛很少,大家都十分自覺地輪流上路,從不懈怠。一旦下了大雪,大家就十分緊張,看見有車輛通過,才會松一口氣。假如司機求助,車輛被冰雪困住,我們就會全部出動,緊急援助。那時的公路是砂石路面,高原4月的春融季節,我們就開始忙碌起來,著手準備道路鋪筑材料。三四臺小型柴油車是主力軍,而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在料場備料上車,運到管養的公路上。每年大約4000余立方米的鋪筑材料全靠我們9人放炮后用鐵鎬挖松、然后一鋤一鋤的用土箕裝到車里,重復單調緊張繁忙的勞動讓人渾身乏力,每晚總是早早地上床休息,連馬燈都沒有機會亮起。值得自豪的是在這期間,我學會了爆破,也學會了當鐵匠師傅,因為離城太遠,只能自力更生,所以人人都是多面手。當頻繁使用變得軟禿的鐵鎬再次由自己親手錘打尖硬,心中油然升起了一份自豪。夏、秋季主要的任務就是將備好擺放路旁的鋪路材料鋪在路面上,讓越冬的道路重新恢復平坦,保證車輛快速通行。這是一個令人煩躁的單調工作。我和師傅管養的是交界路段,每天來回走路10公里。師傅很敬業,為了節省走路的時間,總是比大家提前一個小時就出發,晚回一個小時,我那時年輕,心里總會埋怨,暗暗嘀咕幾句。養路是一個技術活,材料講究粘接度、透水性、耐久性,鋪筑時要設路拱,路面呈瓦片狀,以利排水。晴天鋪了路后,還需要灑水,保證路面盡快成型,所以我挑了一擔水桶,師傅卻扛著重重的鐵鎬、方耙、土箕。灑水是一件輕松的事,師傅總是讓我去,有時我偷懶,水沒灑透,師傅就會忙完手中的重活,重新來過,這時的我就會十分愧疚。也許有人會說,雨天就不用灑水了,就可以偷懶了——那就錯了,高原的雨來得快且猛,常常將我們頭幾天還沒成型的路面沖毀,只得重新開始。路在我們手中一米一米鋪筑開來,高原的烈日讓臉很快變得黝黑,裸露的雙臂在一次次蛻皮新生中逐漸粗壯,繁重而反復無聊的勞作讓雙手變得粗糙有力,那時還沒有道路安全標志服,普通的勞動服常常被汗漬浸泡的泛白。望著一天天變得平坦的道路,心中還是很有成就感的。冬季高原的壓草雪來臨時,那年的雨水就宣告結束,我們更加忙碌著為公路鋪上厚厚的過冬路面磨耗層,否則,公路就無法越冬。在每天走路的擺談中,我了解到師傅老家是灌縣(現稱都江堰)人,最早隨十八軍進藏剿匪。剿匪結束后,開始修建川藏公路,雅安金雞關、二郎山、折多山都留下了他的足跡。每每說起修路時艱辛的崢嶸歲月、回憶起身邊犧牲的戰友,他總是黯然神傷地眺望著長路的遠方——天路修好了,戰友的英魂卻留在了高原,如果沒有人養護,他們豈不是白白犧牲了!那一瞬間我終于明白了他選擇留在渺無人跡的高原當一名平凡養路工的初心了。師傅常常說,假如路沒修好,你就對不起國家給你的工資,良心上都過不去;假如路沒修好,車輛損壞嚴重,是國家的損失,也是我們養路人的失職;假如道路沒有及時搶通,幾天之后,偏遠的縣城就會連鹽巴也無法保障了,所以不要小看了我們崗位的重要性!在師傅一天天的言傳身教中,我也明白了養好公路,保障暢通是我們公路人的職責;扎根高原,無私奉獻是我們公路人的光榮!

那時的車輛很少,技術指標和性能都差,常常拋錨或是出現故障,司機就會來求助我們。有時材料要很久才到,我們就會每天步行去看守車輛,一來二去就成為了朋友,車路一家的氛圍很濃。川藏汽車團的軍車車隊因為車多,拋錨的、事故的車輛也最多,更是常常和我們打交道,部隊每次從內地來都會帶一些新鮮蔬菜,因為離縣城遠,我們多數時候會蔬菜斷頓,只有用豆瓣下飯,還會帶來一些書刊雜志和外面世界的精彩,軍民共建就成為了川藏線上一道亮麗的風景。游牧的牛場藏族同胞有疾病和要事需要緊急趕往縣城時,都會讓我們幫助搭車,常?;仞佄覀兯钟?、奶渣,藏漢民族之間十分和諧。

大家每年休假都是一次長途奔襲。從養護站回故鄉的單邊行程順利時就需要6、7天時間,還不能遇上堵車,否則就會是十多天,把假期耽誤在路上,讓人感覺回家就是一次遙遠的出國旅游?;氐郊依?,孩子認生,不肯圍在身邊;待到熟悉了,假期又結束了,每次告別時聽到孩子撕心裂肺的哭泣聲,在高原經歷風雪孤寂磨煉的養路工都會悄然地心酸淚下,還是義無反顧地踏上歸途。返回養護站時,大家都十分羨慕我家鄉瀘定的瀝青路面,因為路面提升后,公路邊溝也變成了水泥混凝土硬化水溝,配備了裝載機,坍方、泥石流搶修更快了,養護工作強度也減輕了。我們這里,盡管有了裝載機,養護料場里我們已不需要爆破作業,不需要人工上車,可是公路上行駛的車輛越來越多,為了養護作業的安全,我們穿上了安全標志服,大型的載重汽車越拉越重,脆弱的公路超負荷運行,越來越不堪重負,劇增的勞動強度也讓我們越來越不堪重負。因為我州那時的瀝青路面是按照每年10公里的速度推進,在馬燈下屈指一算,建設到我們養護站還需要近40年,師傅們總是黯然神傷,我們也覺得遙不可及。有些師傅還賭氣的說,我是養不成瀝青路面了,我讓我的兒子接著來養吧,談笑中流露出對這條日夜相伴的長路的不舍,以及養路人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的寫照。

九十年代末期,甘孜交通迎來了史無前例的巨變。歷史性的跨越讓我們目不暇接。多輪的甘孜公路大會戰讓我們驚喜連連,一夜之間,瀝青路面修到了門前,滾滾的塵土從身邊逝去,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歲月不再復返;一夜之間,路面等級再次提升,高原的彩虹讓康巴高原沸騰起來,一輛輛小車飛馳而至,一拔拔游人蜂擁而來。就連我們也忍不住了,掏出壓箱底的積蓄,購買了代步車,感受自己養護公路的成果。

二郎山隧道通車了、二康路變成了水泥混凝土路面了、康東路變成瀝青混凝土路面了、高爾寺山隧道通車了、雅江新修大橋了、雅康高速通車了,我們在一年一度的探休假中,一次又一次驚喜地發現甘孜公路的變化,回家的路不再遙遠了!

路好了,我們的勞動強度降低了。車多了,人們對道路交通的要求更高了,我們的責任更重了。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車輛的性能更好了,拋錨的車輛少了。隨著路面等級的提高,進出的車輛越來越豪華,行駛速度越來越快,這時更不能因我們養護工作的疏忽,造成道路交通安全事故的發生,這需要我們時時做到人在路上,路在心上,加強道路巡查,及時清除道路障礙,消除道路安全隱患,確保公路的安全暢通。車輛倍增的今天,養護作業時的行車干擾增加了,安全系數降低了,我們的工作危險系數增加了,州局統一規范行業著裝,不但提升了行業整體形象,也有效保障了我們的生命安全;國省干線公路生態環境的要求提高了,游客倍增的今天,白色垃圾也是成倍增長,道路保潔需要我們付出更多的艱辛,我們的工作內容變化了。

歲月如歌,長路如詩!師傅退休了,師傅的女兒來了,師傅的女兒走了,師傅的孫子來了。在這個養路世家薪火相傳的40年中,長路的盡頭,遠方的城市,正在收獲著繁榮,那是改革開放經濟發展的碩果。





  • 上一篇:兄弟記
  • 下一篇:沒有了

  • 本文地址: http://www.xincwj.com/html/wh/kcwh/74368.html
  • 午夜男女真人做爽爽爽视频